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仙人跳
    “嗯嗯……”

     青烟缭绕,暗香浮动。

     半遮半掩的闺床边,趴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小娘子轻纱半掩,露出如凝脂般的玉臂,正在如歌如诉轻哼。

     地板上散落着鹅黄色的裙摆,一双半掌大小的绣花鞋横躺在地上。

     这女子身后弯腰站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浑身不着一缕,只有发髻上横插着一根火红色的玉簪,才能显示出此人不菲的身价。

     男子双手把着女子的腰,紧挨在一起的双股细细碾动,正在行那鱼水之欢。

     年轻女子喘气声逐渐急促了起来,半回头道:“梁……梁道友,你别使那么大劲,奴家这衣服都快被你撕烂了。”

     “嘿嘿嘿嘿……”背后梁姓男子传来一阵淫笑,道:“这衣服值什么钱,连法器都不是,只要你以后跟了本公子,本公子保证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甚至,只要你我二人同心同力,走上那仙道大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嗯?真的!”女子惊喜的抬头,爽的梁姓男子深吸一口气,手下的动作不由得更快了。

     “当然!”梁姓男子喘气道:“我可是地炎宗的外门弟子,这次试炼已经完成,待返回地炎宗成为内门弟子,指日可待!”

     “那就多谢梁道友了,奴家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女子紧紧抓着身下的棉被,娇笑道。

     然而,因为女子背对着梁姓男子,丝毫没有发觉这男子眼中除了浓浓的欲望之外,还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辣。

     “哼!没想到在这青阳城中还有这等美貌的炉鼎,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也聊胜于无。此次试炼被那几个仇人偷袭,受了不小的暗伤,暂时只能靠这采补之术恢复了!”

     梁非凡心中如此想到,体内灵力则开始依靠特定路线开始移动,逐渐朝着下体蔓延。

     而就在此时,从女子身下突然传来一股吸力,将梁非凡下身牢牢吸住,他不由自主的跟着这股吸力狠狠地推了进去。

     不料,正在梁非凡心怀鬼胎之时,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从外面窜进来两个人影。一人手持三尺金光剑,而另一人手中拿的竟是留影石。

     “该死!”梁非凡惊叫一声,单手一指,散落在地板上的地炎宗宗服久跳跃而起,朝着梁非凡身上裹去。

     这地炎宗宗服不但是地炎宗弟子行走郑国修真界的标志,更是一件不凡的法器。服饰上面刻画着“清尘”、“轻体”、“护体”三重法阵,时刻保护着地炎宗弟子。

     然而,还未等宗服跳起,梁非凡脸色大变,右手握拳,一道火光在他的拳神泛起,狠狠地朝着身体下的女子轰去。

     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女子那边那股吸力狠狠地和梁非凡体内灵力搅和在一起,致使梁非凡体内灵力在一瞬间发生紊乱,无法使用法器。

     “咔……”

     一道刺耳难听的摩擦声想起,只见这女子身体表面浮起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将全身保护在金光中。

     “金刚符!”梁非凡踉跄着不住后退,靠在客房正中央八仙桌上咬牙切齿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闯进来的两人,为首一人年龄看起来二十出头,个子不高,清清秀秀的。头发随意在背后挽了个发髻,手持三尺金光剑横指着梁非凡,看起来放荡不羁。

     另一个人则是一个大胖子,笑眯眯的脸上连眼睛都看不出来,手里的留影石不断地对着浑身精光的梁非凡照射。

     留影石是修真界最低阶的法器,只要输入灵力,就能将所对应的景色拍摄下来,可以随时播放。

     “哼!你又是何人,竟敢在青阳宗山门下做出采补同道中人的恶事!”手持三尺金光剑的男子上前一步踏在地炎宗宗服之上,大气凛然道。

     “这位道友,此事是误会。”梁非凡语气明显弱了下来,躲闪着胖子手上的留影石,双手护住重要部位,连忙解释道:

     “在下乃是地炎宗弟子,此次是奉师门之命前往迷连山脉试炼,被这妖女所迷惑……”

     说着,梁非凡指着床上的女子,但这才发觉,原本躺在床上的女子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闯进来的两名男子身后,一脸幸灾乐祸。

     “你们是一伙的!”梁非凡在地炎宗外门弟子中也算是心智计谋不俗之人,但是之前的惊变几乎发生在一瞬间,而自己又是赤身裸体,一时间无法镇定。

     但当看到三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仙人跳!

     俗世间最有名的骗术,居然让自己给碰到了!

     “道兄……”

     梁非凡拱手道,但还未等他说完,为首清秀男子一脚就踹在了梁非凡胸口,踢得梁非凡两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清秀男子将金光剑搭在梁非凡脖子上,饶有兴趣道:“不错不错,不愧是地炎宗的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也这么有胆识!”

     “不过……若是这留影石落在了地炎宗执法长老的手上,或者说不小心出现在百宝阁的店铺……”

     “元……元阳剑宗!”梁非凡眼角不住的跳动,脖子上的剑他怎么能不认识。整个郑国,也只有元阳剑宗的弟子游历时才会背着这么一把长剑!

     至于清秀男子说的留影石,绝对是他的命门!

     元阳剑宗可是他们地炎宗的死对头,两派为了争夺郑国修真界第一的位置明争暗斗了两百多年,死掉的弟子没有一两百也有七八十了。

     这次落在元阳剑宗的手上,必死无疑!

     一旁的胖子收起留影石笑眯眯的走了过来,顺手端起八仙桌上的茶壶狠狠地拍在梁非凡脑袋上,一抹鲜血直接混着茶水从梁非凡脸上淌了下来。

     “地炎宗!什么垃圾宗派也敢和我们元阳剑宗相比,要不是掌门想要留着你们给我们做试炼,早就灭了你们了!”

     “道兄!道兄!饶命啊!”梁非凡护住重要部位,在胖子的拳打脚踢下不住求饶。

     “行了!胖子,别打死他了!”清秀男子一脚踢开梁非凡的宗服,从最底下扯出梁非凡的储物袋,蹲在满身是血的梁非凡身边,说道:

     “怎么样,是你自己来还是我们杀了你用你的血来解开?”

     “我来!我来!”梁非凡连忙抓住储物袋,随手将手上的血抹在储物袋的封口,口中念念有词。

     虽然说最低级的储物袋没有滴血认主这么高级的功能,但高门大派总会在储物袋上标下独特印记,其他宗门弟子或者散修抢到储物袋后若是没有解开印记手法,或多或少都会对储物袋中的东西造成损伤。

     “嗯嗯,不错、不错!”清秀男子看着从储物袋中倒出来的二十多枚五颜六色小拇指大小的灵石,以及两本线状古书、一瓶回灵丹、三座用来装灵药的玉盒,不住的点头。

     “道兄!这些全是小弟献给道兄您的,只求道兄放过小的一命!”梁非凡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抓住清秀男子的脚踝,不住的求饶。

     “滚过来!”胖子一把抓着梁非凡的头发就将他拽了过来,口中骂骂咧咧道:“长安哥的腿也是你能碰的?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

     “胖子,小心!”被胖子称作长安哥的清秀男子突然一连扔出两道低级金刚符,一道化作金光笼罩自己,另一道却是朝着胖子飞去。

     清秀男子手下动作虽然不慢,但还是晚了一步!

     在胖子拉住梁非凡头发时,剧痛的刺激下梁非凡当然要护住头发以减轻疼痛。但另清秀男子和胖子没想到的是,梁非凡护住脑袋的动作除了减轻痛苦之外,最关键的是他握住了一直插在发髻中的火红色发簪!

     高阶法器!

     “轰隆!”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整个房间都被热浪笼罩。

     梁非凡手中的火红色发簪泛起一道浓厚的火系灵力,一道火浪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胖子离梁非凡最近,火浪最先拍在他的身上,身体被狠狠地轰向客服的墙壁,就连临时放在怀里的留影石也被梁非凡这一道火浪打成碎渣!

     而清秀男子及女子则因有着金刚符的保护,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待到火浪散尽,客房早已没了梁非凡的踪迹,窗户上一道大坑仿佛在嘲笑清秀男子的计谋破绽。

     “咯咯咯,没想到号称‘秦广王’的秦长安,对付一个区区练气中期的修士,也弄得这么狼狈!”

     秦长安背后,之前与梁非凡颠鸾倒凤的女,也是此次和秦长安合作的王璇儿,娇笑道,语气却透露着幸灾乐祸。

     “拿着!”秦长安没有回话,反而从那堆灵石中直接划出一半以及一个玉盒,连看也不看扔到女子脚下,平淡的说道:

     “这是你的报酬!这梁非凡能从这次地炎宗试炼活下来,实力计谋不容小觑,你被他看中了模样,还是早些离开青阳城吧。”

     “放心!老娘我可不会这么笨,早有准备!”王璇儿说完,单手在脸上轻轻一抹,瞬间竟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一样的风情万种,一样的妖娆娇媚。

     “还有……谁说我很狼狈?”

     “什么?”王璇儿愣神道,但是客栈外一声凄厉的惨叫回答了她的疑问。

     “啊!!!”

     这声惨叫,明显是刚刚从此地逃走的梁非凡声音!

     “你竟然早算到了他会孤注一掷,早早的留了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