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天雷子
    因为忌惮被魏索察觉,虽然对他为何想尽办法购买只有金丹期才能服用的真元丹非常感兴趣,但有自知之明的秦长安还是压抑住心底的冲动,没有尾随其后。

     只有练气五层的他如何能和练气八层的魏索作对?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境界突飞猛进,或者是有强大的外力帮助。

     比如……齐东吴!

     想到这里,秦长安不禁摇摇头,虽然只是和齐东吴第一次见面,但是凭直觉他还是觉得这齐东吴绝不是表面那样正直大方。

     在危机四伏的修真界待了大半年的他,轻易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

     在青阳城闲逛了大半天,确定没人跟着他,秦长安回到了暂时的住所。

     盘膝坐在石床上,秦长安盘膝而坐,深吸一口气,不一会儿便进入到了修炼状态。

     体内一丝丝无属性灵力按照中正平和的路线在经脉中缓缓流动,按照《长生诀》中的指示,他所修炼出的灵力没有任何属性,也没有任何攻击和防护法术,唯一的作用便是逐渐改变身体机能,使身体时常处在一种最健康、平衡的状态。

     这种功法在混乱的郑国修真界,实在不适合修炼。

     还好,平庸的无属性灵力还是有一个好处的,那就是秦长安依靠无属性灵力可以修炼任何属性灵力的法术。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秦长安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唉……”

     长叹一口气,秦长安眼中尽是浓浓的失望。

     “还是练气五层,体内灵力也没有一丝增长。”从储物袋拿出回灵丹,想了想又将其放了回去。

     《长生诀》的品级太低,再加上自己的垃圾火属性杂灵根,灵气吸纳的速度犹如龟速,只能在其他方面想办法。

     回灵丹只是最低品的丹药,对炼气期修士修炼时有着不小的助力,他还舍不得用。

     单手再一拍储物袋,从齐东吴那里得来的四样东西依次出现在秦长安的眼前。

     中阶防御法器灵龟盾、源自中州大宗灵符宗的独门符箓器符、本是筑基修士使用的顶级法器却因受损而成为凡兵的化血刀。以及,一颗蕴含雷电之力不足半成的天雷子。

     四样东西,没想到一把普通的火炎剑居然能换到这么多东西。

     秦长安心里很清楚,那齐东吴能换给自己这么多东西,那把保存完整的火炎剑是一个原因,但绝不是唯一原因。

     但是至于什么原因,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而且从李瑜的口中得知受到齐东吴照顾的练气散修不光光他一个,也许还有更多的练气散修受到了齐东吴的恩惠。

     摇摇头,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了,至少自己暂时没有吃亏。

     将那件巴掌大小的灵龟盾拿在手上细细把玩,整个灵龟盾表面就是一个乌龟的硬壳,但是却有着仿若天然的阵法痕迹。只要用灵力激发,便能幻化出一座将近两米高的巨大龟盾,将使用者保护在其中。

     “这东西虽然难看,但还是很有用的。”尝试着将自己灵力输入到灵龟盾中,瞬间,一座巨大的龟盾幻影便出现在自己身前。

     抚摸着完全由水灵力构成的防护盾,秦长安点点头,绝对比他购买的那张下阶下品金刚符强上很多。

     感受了自己体内的灵力流失速度,秦长安眼神不由得一暗。按照这种损耗速度,他只能支撑这灵龟盾不足十分钟。

     而且这还是普通状态,若是灵龟盾受到攻击,他所消耗的灵力更多!

     “看来,这东西只能在危急时刻使用。”秦长安无奈的沉吟道,东西好是好,但是却被自己实力境界拖累,只能当做最后的保命手段。

     将龟灵盾放进储物袋,秦长安拿起了那张听说是来自中州大宗灵符宗的独门符箓。

     中州,传闻乃是修真者的圣地,那里修真宗派多如牛毛,筑基修士更是如过江之鲫。甚至,那里的金丹修士、元婴修士也经常出现。

     但是,秦长安只是从修真典籍中看到过对中州的简介,甚至他在青阳城待了好几年却并没有听说过谁去过中州。

     传闻,中州距郑国至少有数百万公里,就算是金丹修士不眠不休的御剑飞行,也得飞上好几年!

     将灵力慢慢的输入到器符之中,这张呈土黄色的灵符并不像其他普通符箓一样立刻被激发,而是慢慢的浮起,黄光散尽,三把黄澄澄仿若牛毛细小的细针出现在半空中。

     “飞针法器!”

     秦长安惊呼道,没想到这张器符所幻化的法器居然是这种极其稀少的法器。

     飞针法器不但制作艰难,而且原材料非常罕见,寻常修士根本没有机会见到。

     这三枚飞针其中有两枚的黄光已经呈现波浪状,其中所蕴含的灵力明显已经流失了不少,看来也经不起几次使用。

     没有丝毫气馁,低阶法器火炎剑能换到中阶防御法器灵龟盾已经是赚了,剩下的三样东西权当是个彩头了。

     将飞针器符放回储物袋,秦长安随手拿起了那把令自己非常满意的化血刀。

     把玩了一会儿,秦长安满意的点点头,这把刀完全就是他心目中的凶器。

     坚硬、锋利!

     他甚至在脑海里有这么一个想法,扛着灵龟盾在短时间内一路冲到敌人跟前,然后再用这把化血刀将敌人砍成两半!

     意淫着如此干脆的战斗方式,秦长安再次将眼神放在了最后一样东西上。

     天雷子。

     将天雷子拿在手上,冰凉、厚重,拿在手上就像是拿着一块秤砣。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眼熟?”看着表面浮现出金属光泽的天雷子,秦长安眼中不由得出现一丝疑惑。

     “天雷子?”

     “凝聚雷电之力。”

     “威胁金丹修士!”

     “雷电?”“爆炸!”

     “嗯?!”秦长安眼神突然一亮,惊呼道:“这东西不就是……手榴弹?!”

     秦长安自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但是仔细的打量着手上的天雷子,脑海里再回想起齐东吴对自己简短解释天雷子的作用,心里的答案越来越肯定。

     “按照齐东吴的说法,这天雷子完全就是一个强化了无数倍的手榴弹,完整的天雷子祭出之后可以将方圆十里的所有东西炸毁,根本就是洲际导弹嘛!”

     秦长安的眼神越看越亮,口中喃喃道:“让我想想,手榴弹最主要的原料是炸药。炸药怎么做来着?嗯……硫磺?硝石?还有……木炭!”

     这三样东西虽然稀少,但在青阳城也不少见。

     “碰”的一声,秦长安的身影消失在房间,来到这个世界半年多以来,今天还是他最激动的时候。

     若是自己的想法能成立,那么秦长安相信,他立足修真界的第一步,就在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