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匪修(上)
    “这位道友,老夫陈九,冒昧打扰道友。”老九微微拱手,笑着说道。

     “哦?”秦长安压住心底的疑惑,此时陈九身边就只有他一人,并不见魏索和另一个人,为了不使老九生疑,他赶忙拱手道:“在下姓常,单名一个安字,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秦长安练气五层,而这个自称陈九的人是练气六层,可不要小看这一小层的实力,区别可大了去了!

     老九眼中出现一抹笑意,他很享受这些实力比他低的修真者的恭敬,轻咳了一声,悄悄说道:“常兄弟,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老哥来。”

     秦长安心中一动,看来这老九是把自己当成肥羊了。也好,他也得试试这几天实验出的简易炸弹,不知道能对修真者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陈九的带领下,两人悄悄来到一个小巷子里。

     “常兄弟,你找灵兽血液怎么找到那青阳客栈去了?”老九缩着细长的脑袋瞅了一眼四周,神神秘秘的说道:“你可是不知道,那家店主后台可是青阳宗的执法长老莫寒莫前辈啊!”

     莫寒,青阳宗执法长老,筑基后期。

     “莫寒?”秦长安疑惑道。他来青阳城时间并不长,对青阳宗也只是稍作打探,并没有深入了解。

     这也是他可以放心跟着老九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一点都不在乎被其认出。再说,根据这具身体的临死前的记忆,魏索杀死他的时候身边并没有陈九和另一人。

     “不错,而那个掌柜的孙女可是被莫寒的独子莫阳云在上个月收为侍妾,他的身份也水涨船高,成为这青阳客栈的大掌柜。”老九摇摇头说道:“这孙老掌柜在凡间当掌柜的当惯了,把一些凡间商人的奸猾事故全带到这里来了,我们可是修真者,能跟那些凡人比吗?”

     虽然老九说道青阳宗时语气很平常,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秦长安还是从中听出一丝嫉恨,心中一动,口中却说道“孙老匹夫,老子总有一天要让他付出代价。”

     “好了,常兄弟,青阳宗我们可惹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地修炼吧。”随之,他语气一转,说道:“常兄弟,不知道你要灵兽血脉要做什么?”

     秦长安脸上恰到好处的出现一丝警觉,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老九连忙一脸堆笑的说道:“放心常兄弟,你我都是散修,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再说这里可是青阳城,没哪个人敢破坏青阳宗的规矩的。”

     “我的意思是,要是你急着要灵兽血液的话,老哥我这里还有一些,可以便宜处理给你。”

     “真的?”秦长安眼神一亮,没理由啊,这些匪修什么时候还学会公平交易了?

     除非……

     “当真!”老九连忙从腰间的储物袋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玉瓶,打开瓶塞递给秦长安,信誓旦旦的说道:“你闻闻,这可是正宗的一阶灵兽火焰蛇的血液!血液中不但有浓郁的火属性灵力,还带有半成左右的毒液,堪比一些普通二阶灵兽啊!”

     “火焰蛇!”秦长安将鼻子凑到瓶口闻了一下,果然有一股炽热的腥臭味,火属性灵力也不少。

     但对他们知根知底的秦长安怎么可能相信这瓶灵兽血液是一阶高级灵兽火焰蛇的血液,很可能是他们用一些普通一阶火属性妖兽的血液掺杂蛇类毒液制成的。

     “怎么样,这些血液质量不错吧!”老九看到秦长安的动作,并没有制止,眼中反而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常兄弟,这瓶血液大概三两左右,老哥不占你便宜,三颗下品灵石如何?”

     “三颗!”秦长安惊叫一声,苦笑道:“老哥,我身上哪来的那么多灵石,之前那些可是我攒了大半年才攒到的,刚才要不是害怕得罪青阳宗,我早都跑了。”

     老九眉头一皱,还是说道:“那你身上还有几颗灵石?”

     “一颗!”秦长安信誓旦旦的说道。

     其实他身上还有除过购买硝石木炭硫磺以及被孙掌柜敲诈走的三颗灵石外,还有十五枚下品灵石。

     “才一颗!”老九眉头皱的更紧了,心中暗骂一句晦气,随手就想将玉瓶拿回来。可谁知,秦长安紧紧地攥住玉瓶,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你撒手!”老九的脸色涨成猪肝色,他都快四十的人了,虽然实力已经是练气六层,但是单纯的肉体力量怎么可能比得过刚刚二十出头的秦长安,怎么也拽不下来。

     “九哥!九哥!”秦长安右手攥住玉瓶,左手却搭在老九的背部,说道:“我身上真的只有一颗灵石了,这瓶灵兽血液对我真的有大用。你看这样行不,我回去立马给你凑灵石,我上次在迷连山脉外围发现了一株三星草,也让给你怎么样!”

     “三星草!”陈九眼中出现一丝贪婪,三星草乃是炼制一阶丹药聚气丹的主料,对于炼气期的修士都有着大用,可不是回灵丹那种低级丹药所能相比的。

     一株三星草至少值八颗下品灵石。

     “当真?”陈九眼神发亮。

     “当真!”秦长安随口附和。

     “好,常兄弟,我也不占你便宜。”老九眼睛一转,心中有了计较,说道:“三天后我和几个朋友还准备去一趟迷连山脉,不知你有兴趣没有?”

     “这次带队的可是练气八层的高手,随行的还有镇松峪的两名宗门弟子,怎么样,这次绝对会满载而归的!”

     “练气八层!”秦长安心中一惊,老九口中所说的练气八层高手绝对是魏索。不过,镇松峪的人怎么会和这群匪修混在一起?

     望着还不上钩的秦长安,老九继续劝道:“要是常兄弟你不放心的话,老哥我还能做主,你能邀请一名你自己的朋友,如何?”

     秦长安心里跟明镜似得,怎么能不知道这老九和魏索打的什么主意。

     只要将独行的散修骗出青阳城,没几个人能从他们手中活着出来。

     虽然经过自己这几天的实验,证明地球的炸弹在这个世界完全可以成功,但自己毕竟是一个人,实力跟他们相比也差距很远,贸然出手很可能会折戟沉沙。

     迟疑了一下,秦长安还是说道:“九哥,这个我得考虑一下。你看这样如何,三天后午时我若有意就在西门与你们汇合,要是没去的话只能对不起九哥了。”

     老九皱眉思索了一下,勉为其难的说道:“那行,这瓶灵兽血液就当老哥送你的,希望我们三天后再见!”

     “嗯,没问题。”秦长安点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