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匪修(中)
    硝石、木炭、硫磺全部碾成粉末,一成半左右的硫磺、一成左右的木炭,再加上七点五成左右的硫磺,这时秦长安实验出最适合的火焰。

     回想着儿时制作爆竹时火焰的做法,秦长安将那袋花了三枚灵石购买到的灵兽血液全都倒了进去,将混合在一块的火焰拌成颗粒状,一共获得了六斤左右的成品火药。

     然后分出大约半斤左右的火药塞进准备好的小陶罐里,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陶罐的秘密,秦长安特意在陶罐表面上画了一些他也看不懂的花纹,顺便在里面也塞了一些碎铁片。

     在火药的最上面一层他还撒了一把他特意从乱坟岗里搜寻来的白磷,封口用朱砂混水密封,中间留出一小缝引出引线。

     充分燃烧的白磷可以将炸弹的所有东西都烧毁,最大可能的限制了被其他人发现炸弹的秘密。

     于是,一批加强版的手榴弹或者说炸弹横空出世。

     再次找了一棵直径一米左右的大树做实验,当一颗炸弹爆炸后连秦长安都被其威力震惊,至于那棵直径足有一米多的大树直接被拦腰截断,地上还炸出一个大坑!

     狂喜之下的秦长安立刻进入了紧张的制作工程,一天的时间足足制造出了十一颗手榴弹,不是他不想继续做下去,而是他的储物袋实在太小,除了必要物品之外只能装这么些炸弹了。

     “看来,是时候买一件大一点的储物袋了……”看着剩下的一点原材料,秦长安苦笑着说道。

     ……

     青阳城,西门。

     西门靠近迷连山脉,故此这里的修真者人数最多,但大都是三三两两的沉默走着,很少有人交谈。

     在距西门不远处的树林边,老九一脸焦急的望着城门里,今天正好是他和那头肥羊约好的时间,怎么到现在都没见人来。

     “老九,别忘了,你被人放了鸽子还不知道!”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老九头也不回,不耐烦的说道:“放屁,老子混了多少年,怎么可能被一个雏骗了!”

     “嘿嘿,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人家是看你傻,火焰蛇的地方也能当做交易的筹码?”背后的声音依旧不依不饶,明显和老九不对头。

     “老金,你活得不耐烦了?要不要九哥教教你怎么做人!”陈九明显是被这句话刺激到,转身怒声喝道。

     “谁怕谁?就怕你没那个种!”一个光头胖子尖笑着从背后的阴影处走了出来,脑袋上长了一颗恶心的肉瘤,一脸不屑。

     “你找死……”

     “闭嘴!”一声怒喝,打断了这两人的纠缠。

     “老大!”

     “大哥,老金欺人太甚!”老九望着站在老金背后的人影,咽了口唾沫说道。

     魏索的身影从暗处显现出来,冷静的说道:“老九,我知道你还想着杀人夺宝的那套,但此次行动我准备了大半年,我不希望任何原因将其破坏,你明白吗?”

     “是是是,大哥,这次的肥羊只有练气五层,我敢拿性命担保,绝不会出问题!”老九额头不禁出现一滴冷汗,连忙解释道。

     “练气五层?”皱眉道:“尽快在没人的地方解决,这次我们的目标在迷连山脉深处,绝不能出现一丝问题。”

     “放心吧老大。”老金晃了晃脑袋,小声地说道:“那两个傻子刚刚出门游历,连路都不认识,身上还有不少好东西,这不是便宜了我们兄弟三个么!”

     “迷连山脉深处……”老九眼角不住的跳动,颤声道:“老大,我们真的要去迷连山脉深处?”

     就连一直和老九不对付的老金,在听到魏索的目的地之后,眼神也不由得一滞。

     “放心,此次行动我已有了万全准备,绝不会有什么问题!”魏索眼神一瞪,不耐烦的说道。

     “大哥,快看,那人出现了。”老九眼神一亮,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惶恐,望着从西门走出的秦长安,连忙喊道。

     “快去,别忘了,这次行动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九哥!”秦长安远远地望见那里站了三个人,最前面的是老九,中间的不认识,但是最后面的人就算是变成灰秦长安也不会忘记,正是“杀了”他一次的魏索!

     最终,秦长安还是答应了老九的邀请,一起加入到他们的队伍。

     除了他有着炸弹的底牌,更重要的是他前一天去了百宝阁一趟,发现那颗真元丹已经被人给买走,从李瑜那里得来的消息证明,买走这颗真元丹的人正是魏索!

     这了真元丹可是金丹期老祖才能使用的东西,平常炼气期修士不要说吃,就连闻一下普通修士也会被其蕴含的灵力所震伤。

     魏索一个练气八层连筑基期都没达到的散修,要真元丹干什么?

     这个疑问一直在秦长安的心中出现,挥之不去。这次冒险答应老九的行动,自己只能率先出手,将这三人中至少两人制服。

     有了底牌的秦长安掩饰住心中的紧张,迎了上去。

     “哎呀,常兄弟,你终于来了!咦……你这头发怎么回事?”老九望着秦长安立起来的短发,惊讶道。

     秦长安摸了一把自己弄得短寸,尴尬的说道:“这不是在实验符箓时被烧得么,索性全给剃了。”

     其实若不是怕被魏索发现自己死而复生的秘密,自己又不会什么易容之术,只能出此下策。

     “剃……剃了!”老九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随声附和道:“剃了好,剃了好。常兄弟不愧是豁达之人。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说着老九便拉着秦长安走到魏索和老金跟前,一个一个介绍道:“这是老金,可别看他长得不怎么样,但辨认草药和搜寻妖兽踪迹可是一把好手!”

     “金哥好!”秦长安现在完全把自己当做一个初涉社会的小学生,期望骗过这群在社会上混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油条。

     当然,对于真正的秦长安来说,修真界对于他来说,可不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社会么。

     “嗯嗯。”老金点点头,对秦长安的恭敬很满意,心里还在想等下动手的时候是不是快点下手,免得这小子喊疼。

     “这个是魏老大!”介绍完老金之后老金便把秦长安拉倒魏索跟前,说道:“还记得我给你那瓶火焰蛇的血液不,那条火焰蛇可都是魏老大干掉的!”

     秦长安听后眼神一亮,连忙凑到魏索跟前拍马屁道:“魏老大,您可真厉害啊,火焰蛇都能干掉,至少都是练气后期了吧!不愧是九哥的老大……”

     被秦长安一通马屁,魏索心情也不由得好转,原本看这小子有点眼熟的心思也淡了。也是,一个小小练气五层的散修,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

     听老九说这小子身上至少有二十枚灵石的物资,等下下手干净利落些,可别被其他人瞧见了。

     毕竟,短时间内他们还想再青阳城讨生活,名声臭了对他们之后的行动有着不小的限制。

     除非,等到这次行动真正的成功后,整个郑国将在没有人能阻挡他魏索的脚步!

     想象着此次行动的目的地,魏索的心中一片火热!

     “咦,九哥,你不是说还有镇松峪的两位道友吗,怎么不见人?”秦长安皱眉问道,镇松峪整体实力不及青阳宗,但也是郑国的一大宗门,他们培养出来的弟子不可能这么容易对付。

     秦长安他自己也本来想找庞虎或者陈波来帮忙,但上次事故之后庞虎早已回到蛮人寨子,短时间根本不会见面。

     至于陈波,秦长安好不容易找到他,但当他一听到要对付的是匪修魏索时直接拒绝,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不甘心的秦长安,只能自己一个人出马。

     一声疑问打断了魏索的思索,望着一脸怀疑地秦长安,老九连忙在旁边解释道:“那两位道友突然有了急事,已经率先进入迷连山脉,我们半天的脚力就能赶上,绝不会耽搁的。”

     “不错不错。”老金也连忙在旁边附和,因为他的双眼早已盯着秦长安的背后,确切的说是秦长安背在背后的化血刀!

     为了腾出储物袋的空间装置炸弹,秦长安不得不把化血刀背在背后,整个人就像是行走江湖的刀客一般。

     魏索三人干了这么久的匪修,眼力当然不差,这把化血刀至少是中阶法器,甚至是高阶法器也说不准。

     “时间差不多了,再耽搁天就黑了,我们这时就出发?”老九担心秦长安还会说出什么事,连忙开口道。

     “没问题,九哥,那我们就出发吧!”

     说完,四人结伴而行,朝着迷连山脉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