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楔子
    楔子

     面前的男人,一头明显精心保养的黑发整齐的绾在脑后,一身飘逸的黑色长袍生生被穿出呆板的味道,五官说不上俊朗,却说不出的温和,让人心生亲切之感。卢湾心头疑惑至极,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除了自己和面前的男人,空无一物。

     男人只是盯着卢湾不说话,再亲切的面容也让卢湾感觉到一丝不虞。心头转了几转,卢湾微笑:“不知阁下带我来这儿是何意?”

     男人眨了一下眼睛,卢湾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却没有细想。只见他嘴角扯了一下:“很高兴与你合作,卢湾。我是塌,是你的任务负责人。请你稍等一下,我要接收一下任务。”

     卢湾想了想,确认自己从未听过一个叫塌的人。而且什么任务负责人之类的,一团乱麻。卢湾盯着塌,半天的沉默之后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她惊骇的发现这个叫塌的男人除了刚刚眨了一下眼睛之外竟然一直没有眨过眼睛!卢湾悄悄的掐了一下自己,完全感受不到痛,而皮肤无论自己如何使劲竟也留不下一丝痕迹!

     自己在做梦?卢湾心下一松,自己最近真是太闲了,连梦都奇怪了。卢湾摇摇头,不禁轻笑起来。

     塌刚刚接收完任务就看见卢湾在笑,完全不像自己从前辈们听到的那些人的样子,前辈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吓唬自己啊!塌无奈的想。

     “卢湾,按照章程要先了解一下你的一生。”塌将手放在卢湾的头上,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卢湾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处医院之中,一个婴儿正在张嘴哇哇哭着,床上有个女人昏睡着,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贴在脸颊。

     婴儿飞快长大,开始上学,初中被星探看中,进入演艺圈,出了两首歌,得罪当红明星,被雪藏,回到学校,却纠结于往事无心学习,十八岁为了回到演艺圈,成为演艺公司的老板的情人,再次出道,只是谁也没料到三十五岁老板意外死亡,将遗产全部留给她,三十六岁退出演艺圈,退出演艺圈后开始致力于慈善工作…最后一幕是她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检查合格。请签订协议。”塌将一张纸递给了卢湾。

     卢湾有些恍惚的接过纸。这段回顾让她想起一些本以为自己忘了的事,十八岁那年为了出道做了李先生的情人,一做就是十七年,两个人一开始是利益关系,后来更像朋友,却没想到李先生却早就写好遗嘱将所有名下财产留给她,条件是她终生不嫁。

     她当时听到那个条件“哼”了一声,却还是同意了。

     卢湾摸了摸耳朵,都是过去的事了。静下心来看手上的那张纸,只看了第一行卢湾就猛地抬起了头。

     “我怎么死的?”卢湾十分惊诧。原本以为这是梦,但协议上却明显表明这是死后才能享有的“幸运”。

     塌回答:“被人用慢性毒药毒死的。”

     卢湾便明白这是自己身边的人被买通了,除了李先生那个败家儿子也没有其他人有这个动机了。帮人养儿子养出个白眼狼出来了。卢湾翻了个白眼,自己真是亏大了。

     塌见她如此表现,忍不住问道:“你不恨他吗?”

     “恨啊,但是都死了,有什么办法?”卢湾撇嘴。继续看协议。

     塌有点着急:“你不想报仇吗?”

     “想啊,我想抽死他!”卢湾随口说道。

     塌放下心来,一个愿望凑齐了。

     卢湾看完协议,这竟是一份帮助他人达成梦想的工作。如果完成不了任务就会遭受惩罚,惩罚程度与完成任务的程度成反比。

     “完全是亏本生意啊!”卢湾叹道。帮助别人实现梦想,先不说她做不做得到,竟然还有惩罚。

     塌一听,卢湾明显不愿意啊,急忙说:“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卢湾一愣。

     塌看她这个样子:“最多两个愿望。”

     这场景似曾相识啊!卢湾皱眉头想了想。

     塌连忙说:“三个愿望,真的不能再多了。”原来这些人真的像前辈们说的那么难缠!塌哭晕在厕所。

     卢湾:“……”这人怎么缺心眼啊!

     卢湾最终签订了协议,因为没有谁是无欲无求的,而她刚好有一个愿望需要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