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酒池肉林帝王心(九)
    揭开腰间裹着的白布,伤口外裂,黑黄色的痂结在伤口和伤口边缘,伤口还有些痒痒的感觉。

     弯了下腰,虽然不舒服但是一般的行动没有问题了。在伤口上涂了一层黑色的药膏,又命人拿新的干净的布裹上,换了衣服,唤上赵庐出了门。

     马车走得平缓,有精兵四人人围着马车,太子刚受伤,刺客也没有找到,皇上哪里会放心简简单单就让他出来,拨几个人护着都很不放心了。

     还没出城,就听到骂声。

     “我打死你这个荣国贱人!”

     “跟我横什么横!你以为还是从前吗?”

     骂声不绝。卢湾叫停了车,不顾赵庐的阻止下了车。

     “唉……造孽噢!”

     卢湾看到有个男人在踢打一个女人,装作好奇问旁边人发生了什么。

     有人唏嘘道:“那女人本是荣国富户的女儿,嫁了这个男人,荣国灭了之后丈夫就当她是家中仆从,这不,想重新娶妻结果这女人阻止了几句就被打了……”

     卢湾沉了心。当真国灭人如牲畜么?默默回到车上,吩咐一个侍卫随便找了一个罪名押那男人入了大牢。

     又继续行车,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才到了荣定王府。

     王府大门大开,一群人守在门口,见到马车来了蠢蠢欲动,卢湾才从车上冒出一个头,门口众人跪倒一片,传来“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的喊声。

     卢湾明白这是有人事先快马过来通知了,淡淡道“平身”。

     领先的人是荣鑫的叔叔荣珅,除了荣鑫他地位最高。

     荣珅一脸谄媚:“太子,您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卢湾问:“荣定王呢?”

     “我那侄儿正在养伤,怕冲撞了殿下。”

     “无妨,你领我去看看他。”

     荣珅面有难色,仍点头同意了。

     卢湾跟着荣珅进去,不经意往右一瞥,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正仇恨地盯着他,目光似淬了毒,让人不寒而栗。

     目光的主人发现卢湾看向他很快低了头。

     卢湾心底自嘲地笑了笑,越是年轻人越难掩饰心中的想法,表面上再毕恭毕敬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命着想罢了。

     荣珅将卢湾带到主厅中,他去带荣鑫出来。

     卢湾正坐着,发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在门外探头探脑。

     卢湾没怎么在意。

     小姑娘突然冲了进来,小拳头砸到卢湾身上,嘴里喊着:“坏人!坏人!打死你!打死你!……”

     卢湾吓了一跳,按住小孩子,赵庐大声呵斥:“你是什么人!来人!”

     门外很快进来几个仆人,一个年纪四五十的老嬷嬷扒开几个人,搂住小姑娘:“哎呦,我的小主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快跟我回去!”

     赵庐喝道:“放肆,她冲撞了太子殿下,岂能随便离开!”

     老嬷嬷吓了一跳,按住小姑娘一起扑通跪了下来:“太子饶命!太子饶命!我家小姐不懂事!都怪奴婢没看管好!您要罚就罚奴婢吧!太子饶命!……”

     “嬷嬷!”小姑娘被嬷嬷按得头痛。

     卢湾瞪了赵庐一眼,上前阻止了老嬷嬷:“别磕头了,我不降罪!”

     老嬷嬷好像没听到,卢湾又冲那几个仆人:“把她扶起来!”

     几个仆人得令把老嬷嬷拖了起来,只这么短短的功夫,那老嬷嬷额头上已经红了一片。

     老嬷嬷慌忙说:“谢太子!奴婢这就带小主子走!”说完就扯着小姑娘的手要走。

     卢湾见那个小姑娘仍恶狠狠地盯着他,不由说了声:“且慢!”

     老嬷嬷停了下来,浑身颤抖:“太子……有何事?”

     “她是谁的孩子?”

     “回太子……是荣定王的……”

     原来是荣鑫的孩子,这么小就懂得仇恨了。

     卢湾眼神黯了黯,挥手说:“走罢!”

     老嬷嬷得令赶紧走了。

     过了会儿,荣珅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太子……今天实在不方便……”

     “发生了什么?”

     荣珅支支吾吾。

     卢湾急问:“是不是腿又怎么了?我正好带了太医过来。赵庐……”

     荣珅擦了擦汗:“不是……太子……我还是领您过去看看吧……”

     荣珅做了个请的动作,卢湾满腹狐疑跟在他身后。

     七弯八绕,进了一扇门,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卢湾望向荣珅,荣珅苦笑:“太子,这就是您想见的人。”

     卢湾走了进去,故意放重了脚步,荣鑫还是没有转过头,卢湾心中愈发疑惑,走到了他前面。

     他眼睛呆愣愣地没有焦点,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

     “荣鑫?”卢湾试探地喊了一声。

     他的目光渐渐聚焦到卢湾身上,突然眼睛一亮,卢湾以为他知道了自己是谁,却见他突然笑了,怪异感愈发强烈,荣鑫突然伸手揪住了卢湾腰边垂下来的玉佩,好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扯了扯。

     卢湾愣了。

     荣鑫突然发狠地扯了下,一下扯了下来,嘴里大叫:“哈哈哈!好玩!好玩!哈哈哈!好玩!”

     卢湾脸色一下子白了。

     这哪里像正常的人?

     “荣鑫!”卢湾按住他的肩膀。

     他抬头疑惑地看了卢湾一眼,又继续把玩着手里的玉佩。

     卢湾无助地看向荣珅。

     荣珅眼睛发红,脸上终于透出了一丝恨意:“他自从醒来之后就这样……大夫说是高烧烧坏了脑子……”

     卢湾大脑轰地一下,支撑不住身体后退了几步。

     赵庐担心地扶住卢湾:“太子……”

     卢湾听到赵庐的声音,赵庐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他应该早就知道……掐住了赵庐的手臂,尖刻地问:“你早就知道对不对?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赵庐不知道说什么,那天太子听到荣定王腿废了就那种反应,他怎么能继续说下去。

     “罢了!追根究底都是我的错……”卢湾手臂垂了下去。

     “太子……”

     卢湾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轻轻地问:“荣鑫有几个孩子?”

     赵庐和荣珅都不明白是何意。

     卢湾又轻轻地重复了一遍。

     荣珅回答:“有三个。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今天在门口的人有他的儿子么?”

     荣珅点头。

     想必那个男孩儿就是荣鑫的儿子了。正青春,正年少。

     卢湾又看了尤痴痴笑着的荣鑫一眼,大踏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