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末世来了(四)
    李会转身拍球结果看到他姐又回来了,吓了一跳,手中的球自然被抢走。

     对方自然抓住机会,一举进球。

     “赢了!山哥赛高!”

     “啊!李会,你怎么被抢球了?”

     “又输了,山哥,你给不给活路啊!”

     “哈哈,分明是这小子分心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玩了,回家吃饭了。”李会走向他姐。

     结果李瑜根本没看他,呆呆看着旁边初中的小屁孩发呆,脸上又出现了早晨奇怪的表情。

     “回神啦!你这样会把人家小孩吓到的!”李会拿手在李瑜眼前晃。

     李瑜终于有了反应,看了李会一眼,李会从来没看过这样的眼神,顿时慌了。

     “姐,你到底怎么了?”

     李瑜幽幽地说:“我要去问他家住在哪儿。”身子向周崖走过去。

     她心底刚刚冒出一个想法,如果她将末世的事告知周家,周家也许会早点采取措施……甚至,可能会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

     那么,眼前的周崖就不能放过了。

     李会不知道李瑜的想法,但是姐姐居然找一个初中小朋友要家庭住址!姐姐居然要撩一个初中生欸!这可是犯法的!

     这种事作为弟弟必须要阻止姐姐啊!必须要把不理智的姐姐拉回轨道啊!

     李会手一晃想拉住李瑜,但是找不到拉的地方,顺手就拉住了李瑜的马尾,李瑜猝不及防头往后一仰,差点摔倒。

     “李会你要死啊!”李瑜大骂,右手抓住自己的发根处,关键时刻李会捣什么乱。

     “姐,咱回家吧!啊。”李会带着点哄人的口吻道。

     “呵呵。”李瑜冷笑,“放手。”

     “不放!”李会坚持,“我才不会让你做奇怪的事情。”

     “……你真不放?”

     “不!”

     “哦。那我们走吧。”李瑜拉着李会往外走。

     “欸?!”李会惊讶,手不自觉放松。

     李瑜头一缩,头发就从李会手中滑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想抓住周崖的手臂,周崖看到有人突然靠近自己,习惯性地闪身,李瑜连衣角都没抓到。

     “李瑜!”李会发现自己被骗,赶紧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周崖三分戒备七分好奇地看着这个女孩子。

     “你可以带我去你家吗?”李瑜低声问周崖。

     周崖睁大了眼睛。

     “你想干什么?”旁边一个陌生的声音插进来。

     李瑜抬头,是一个比周崖要大三四岁的男孩子,刚才也在打球,和周崖靠得挺近,看表情两个人应该认识,周崖应该就是等这个男生的,但是李瑜并不脸熟这个人,要么死得早要么不是周家人。

     “对不起哈!我姐姐这两天出了事脑子不太清醒!”李会拽着李瑜想走。

     李瑜手一转,左右脚摆了个外八姿势,腰身微弓,挣脱了李会。

     李会没想到李瑜挣脱了,又想去抓,李瑜游走几步,不知怎么的,李会觉得他每次都快要抓到李瑜却总是差一点。

     周崖见到这一幕表情突变,与周山交换了一个眼神。

     周山上前拉住李会:“你等你姐姐把话说完吧。”

     “……可是……好吧。”李会不甘不愿地回答,瞪了李瑜一眼。

     李瑜莫名其妙,过了这么多年她完全不知道李会在想些什么啊,她只是想问一下人家的地址就要死要活地拦着她不让她说话。

     “我有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和你们族长谈。所以请告知我你家的地址。”李瑜认真的对着周崖说。

     “你在说什么?什么族长?”周崖奇怪。

     李瑜没想到是这样的反应,转而一想就明白了,她说的话实在是太突兀了,周家既然是隐世家族,就不可能为普通人知道,更不可能随便暴露家庭情况。如果说她问周崖家庭住址是私人问题,那么族长就是事关整个周家的大问题

     “盗身行。”李瑜吐出李会听不明白的一句话。

     周崖周山却知道是什么,这是李瑜刚用来对付李会的身法,是周家独有的武功。

     但是李瑜怎么会知道周家的武功?!周崖周山绷紧了身子,周山甚至暗暗扣住了李会的命门。

     “别担心,我也就是学了个表皮。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正是我要对你们族长说的极重要的事。请你们相信我!”

     “……不好意思,你可能弄错了什么。”周山笑着说。

     “你是周崖,现在……15岁差8天,你们族长名周生,现年……42岁。这个足够了么?”李瑜索性说了她了解的一些信息,周崖因为比较年轻,被人提及得较多,所以李瑜才知道得这么详细。

     周山惊疑不定地看着李瑜,周崖毕竟年纪小,沉不住气:“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算是被你们周家救过的人。我对你们周家构不成威胁。如果不信,我大可对你们完全坦诚。我是李瑜,他是我弟弟李会,我家就在这附近的辰松小区,你们可以先回家告诉长辈后再行定夺。”李瑜报出地址,周家并不是坏人,这只是取信的一种方式而已。可惜出门没带纸笔,否则可以直接给自己家的联系电话。

     “……好。我们回家会告知父母的。”周山道。

     “这样的话,你们一定要记得找我,一定!我的事情真的非常非常重要!千万不能忘了!”李瑜仔细叮嘱道,转头对李会说,“我们现在回家吧。”

     “噢……”李会现在仍是一头雾水,把手从周山手里拉回来。

     “姐,到底什么事?”李会追上去压低声音问。

     “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李瑜和李会逐渐远去。

     周山和周崖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的疑惑不比李会少。

     “哥……”

     “小崖,走吧,回家。”周山沉声道,心底有不安在蠢蠢欲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应该因为李瑜没有什么逻辑的话而不安。肯定是李瑜太奇怪了。

     任谁被人冲上来稀里糊涂就暴露了隐藏已久的秘密都会不安的。周山这样想。